喵粮

纹纹生贺《初》

圣兽队团宠我纹妹,第一次发贴瑟瑟发抖。
瑟瑟发抖但我还是要喊纹纹我爱你!!!生日快乐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苗纹纹把枕头垫在背后,受伤的右手被纱布包着不能动,说实话,还是挺疼的。


窗外的阳光打在了她的眼上,她喜欢阳光,但着实刺眼。小心的用左胳膊撑起身体下床,窗外的秋天,几片枯了的梧桐叶子打着转儿落到了地上。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生日也是在梧桐掉落的季节,看到桌上的贺卡,原来是今天。


“又是个好天气啊。”


想起以前的生日,似乎从没下过秋雨,连阴天也没有过。义父乌甲宝玉很疼爱她,怕她觉得孤独,每年都举行堪称豪华的生日派对。阳光很暖,几个喜欢她的幼儿园小孩子在树下为她唱着刚学过的童谣,帮她把被风吹乱的鬓发别到耳后。


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刚刚过肩的短发,开上骑刃王以后,赤焰七星无意间说了一句这样会不会散开影响视线,于是她剪去了及腰的长发,赤焰七星却吓了一跳。没有了最爱的长发她依然漂亮,只是晚上睡觉时她想习惯性的把头发撩开,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
侧身抱着另一个枕头,有些微微的伤感。


后来她才想明白,凤凰不会在意浴火重生的时候烧焦的羽毛,因为会有更漂亮的华衣等待着她。


“那么,干嘛非要当一只凤凰呢?”


看到她身体的娇小,惹人疼爱的脸庞,以及伤痕累累的手臂,总有人这样说。


是啊,你可以当一只招人喜欢的喜鹊,歌喉婉转动听的黄鹂,甚至是一只重复几句话就能逗人开心的鹦鹉。


“纹纹。”


“铠甲神?你怎么突然来啦。”少女弯起眼睛笑着。


“怎么,不想看见我吗?”


“身为队长怎么可以乱揣测队员的心意呢。”


“我少有的开一次玩笑,竟然还挺失败的。”少年扶着纹纹重新走到床边躺下,搬来凳子坐在病床前,正好用身体挡住窗外照向女孩儿眼睛的阳光,“我来陪陪你。”


“按你的性格,现在应该在玩儿命训练才对啊。”


“那至少今天,让我偷一次懒吧。”


纹纹做出噤声的手势,压低了嗓音:“那我一定会替队长保密的。”


两人又噗嗤笑了起来。


铠甲神把手里的包裹递给纹纹,打开一看,是个包装精美的相册。


“刚刚在窗前想些什么。”


“在想凤凰。”


“我知道你喜欢凤凰。”


“你看,这一张。”纹纹用纤长的手指抚摸着照片晶莹的玻璃板,“老树桩台是我最开始的起点,我时常做梦回到那里,有时候梦到开着凤翎骑来的不是我,我拼命嘶吼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只能看着代替我的车手接住你一次次的攻击,直到惊醒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凤翎骑了。无关星仔哥,也无关别人,伤痕累累也好,都是我自己的选择。”


“你当初承认我的时候,我真的很开心,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
“这都是你应得的,除了伤痕累累...是我没保护好你。”


“别小看我哦,凤翎骑才是用来保护你们的。”


“就是哦,纹纹哪用得着你保护,要说保护,还是我更厉害一点。”


“钢千翅,不跟我作对很难吗?”


“我也和队长一起,偶尔偷个懒吧。”


“纹纹,这个给你。”


“糖?哇,这可是你平时都不舍的吃的典藏版哎。”


“看你吃药,嘴里苦。”


“可现在我吃的是西药,胶囊一点都不苦的。”


“哎呀,你就收下嘛,刚刚在外面听见你说做噩梦。据说,在枕头底下放着糖就可以甜甜的做一个美梦。”


“好,谢谢你,若是做了美梦,我第一个告诉你。”


“真希望你以后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,我送多少糖给你都愿意。”


“好了,纹纹,我们带你出去走走吧,不能总是闷着啊。”铠甲神最先站起身来,与钢千翅一左一右掺着纹纹向外走去。


“我只是手臂受伤啦,你们两个干嘛这么兴师动众,倒也不怕累着。”


“就让我们,再这样挽着你走一段吧。”钢千翅抬头看着女孩儿,笑意连连。


“哎呀,怎么办怎么办,我还没准备好啊!”


“威龙,你别急着转圈圈啊,要不咱们再练一遍。”


“啊,星仔...”


“哥哥!星仔哥!”


“啊啊啊,来了!”


“是呀,我来了。”


铠甲神和钢千翅松开挽着纹纹的手,四人一起站在纹纹的对面。
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女孩明媚的笑着。


乌甲威龙嘴唇有些颤抖,看着几年来一路往前的妹妹,他知道这到底有多辛苦,鼻子一酸,他终于拿出藏在身后的手,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花冠。


乌甲威龙选的深蓝色蝴蝶兰,铠甲神选的浅蓝色勿忘我,钢千翅选的橘黄色太阳花,赤焰七星选的红色玫瑰,还有,苗纹纹最爱的粉色山茶。难为男孩子们今早手忙脚乱的赶工,为了给她最漂亮的花。


四位少年各托着一处花冠,一起戴到了少女的头上。


星仔从盒子里掏出一串白银项链:“纹纹,我们知道你喜欢凤凰,可是哪里都没有,我们就用碎钻自己镶了一个,虽说很难看,嘿嘿。”腼腆的男孩儿替她系好项链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。


纹纹使劲的摇了摇头:“很好看,真的很好看,我很喜欢,谢谢你们,谢谢,我真的很开心,真的。”


“好啦,这么好的日子,可不能哭着糟蹋了”钢千翅拍了拍纹纹的肩膀,朝大家使了个眼色。


“纹纹,生日快乐!”


“嗯!”


干嘛非要当一只凤凰呢。


因为自己喜欢凤凰?因为继承了凤翎骑?因为想保护朋友?还是因为别的...


纹纹自己也说不清,她知道自己很快乐,知道自己一定会牢牢的保护好他们,知道她既然梦想成为一只凤凰就绝对不会放弃。


或许,她本来就是一只凤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下面是一些碎碎念,介意的朋友请避雷哟~首先祝我家最最可爱的纹纹生日快乐!我永远爱你我的姑娘!!


这篇文章叫《初》,取初心的意思。那年她刚学会骑刃王,在赛场上别人说你会受伤的,你回答我不怕,以后不管多危险的战斗你果然都没有退后过。


其实原来的格调是想写一篇虐文的,后来觉得就像文里说的那样这么好的日子要是哭了就可惜了,于是有了这篇拙作。


谈起初心,真的有好多叹息要说。是漫画家的初心不在吗,(抛开一切cp不谈!抛开一切cp不谈!我就举个例子!就举个例子!观点不同请您别生气!)是鸣樱十几年的感情败给了商业?是死神十几年的连载却以烂尾收场?是导演的初心不在吗,想着要拍好电影,却还是选择了流量挣钱?是up主的初心不在吗,有才的后期视频制作者明明说要一直用心做视频,却只因吃鸡大红大紫便投稿都变成了直播录像,还记得自己拼命努力的时刻吗。


每个人都在变,但初心变了吗?我看不出来,很多人都看不出来。我只能看出她,她想成为一只凤凰,那哪怕遍体鳞伤她都在执着的成为一只凤凰,所以我喜欢她。


说到底,我不知道初心这玩意儿值不值钱,我只知道,那心爱的姑娘啊,请让他永远是少年。